揭秘足坛假球六种方式:找足协裁判 为赌球主动乌龙

如何打假球?中国足坛多年来的很多假球的经典案例为我们提供了最好的范本。本报记者历时七周,通过走访多名足坛人士,最终调查出六种打假球的方式。这六种方式基本上涵盖了中国足球打假球的全部方式。

●方法:两家俱乐部关系比较密切,赛前会确定双方在各自的主场取胜,各拿3分的结果至少要比两场比赛都打平的结果好,同时主场取胜还可以保证本队的球市。或者是两队的主教练关系好,一方要保级或者要夺冠,另外一队就主动做出牺牲。这样的假球方式不需要金钱,靠的是协议和人情。

●实例:2009年,G队希望夺取联赛冠军,在联赛的收官阶段他们遭遇了实力强大的S队,S队当年早已没有夺冠可能,这场比赛对他们并不重要。赛前,G队主动找上门,希望S队能够放他们一马,并且提出了价码。可S队并未要钱,只是表示以后他们想取胜的时候,G队还回来就可以。结果,那场比赛G队如愿取胜。第二年,S队陷入低谷,两队再次交手的时候,G队还还了S队一场。B和Y是圈内公认的两位关系极佳的教练,很多时候兄弟有难了,另外一个人自然要帮一把。 2008年,B所在的球队濒临降级,在联赛后期遭遇Y所在的球队的时候,后者大方地送给了他三分。 2009年,B执教另外一支球队,处境同样也很危险。大难当头的时候,又是Y帮了他一把,再次送上三分,让其完成保级。两场比赛靠的都是多年来的交情!

●方法:足协有时会出于某种不可告人目的而亲自控制比赛的结果。小则会影响两支球队一场比赛的命运,大则会影响联赛夺冠和保级的格局。

●实例:2003年末代甲A的收官之战,上海国际主场迎战天津泰达的比赛事关国际队夺冠以及天津泰达保级。按照当时的分析,国际队取胜才有希望夺冠,天津队也只有取胜才能保级。如果国际队夺冠,那么天津队就要降级,重庆队“输球进中超”。这将是当今足坛的一大笑谈!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足协高官亲自出面来做上海国际队的工作。当时南勇亲自前往上海,作通了申思、祁宏、江津等人的工作,最终上海国际0:2失利,上海申花因此夺冠,天津泰达也得以留在中超。2009年广药主场0:0战平青岛。赛前足协领导却打电话给主裁判黄俊杰,让他照顾青岛队,最终黄俊杰罚下了广药的徐亮,青岛队靠这场平局保级。

●方法:甲方俱乐部绕过乙方俱乐部,直接找到乙方俱乐部的球员,让他们故意输球。这是假球最常见的一种方式,很多教练在比赛结束之后都会发出“比赛看不懂”的感慨。

●实例:2006年,广药主场迎战杭州绿城,赛前广药通过足协的中间人范广鸣找到了冷波、邢锐等人,再由他们找到了杭州绿城的沈刘曦和胡明华。在比赛中,沈刘曦和胡明华果然“卖力”,发挥极其不正常,最后广药队以3:2赢得了本场比赛的胜利。广药队为本场比赛花费了150万的代价,其中,范广鸣和冷波各分25万元现金,然后将100万交给邢锐,邢锐自己拿了33万后,将剩下的67万元交给了沈刘曦。

●方法:甲方俱乐部想赢得比赛,他们会利用关系让足协安排和本方俱乐部关系很好的裁判来执法,或者是提前得知当场比赛的裁判人选。然后提前做工作,通常都会给裁判几万到几十万不等的钱,从而在比赛中捞得实惠。

●实例:2003年的上海德比,赛前上海申花方面找到足协裁委会主任张健强,让他做裁判的工作。后来,张健强找到了陆俊,安排他吹罚本场比赛,并且允诺会有好处。比赛中,陆俊给了国际队一张红牌,上海申花4:1大胜!事后,陆俊和张健强平分了70万!2004年10月2日中超沈阳金德主场对阵北京国安。赛前金德的领队刘宏找到了即将执法本场比赛的周伟新,允诺给他20万。比赛中,两队在战成1:1的时候,周伟新判给了金德队一个点球,从而引起了北京国安的不满,最终比赛以国安罢赛的闹剧收场。几个月之后,周伟新收到了20万。

●方法:甲方俱乐部官员找到乙方俱乐部官员,双方协议做比赛。通常乙方俱乐部会直接命令教练组放球,若教练组不同意,官员们会直接找“关键”球员,从而达到做球的目的。

●实例:2006年广药主场对阵山西路虎。赛前杨旭和路虎的王鑫、王珀等人联系,以20万买下本场比赛。身为俱乐部高层的王鑫、王珀等人随后命令队员输球,最终山西路虎队以1:5惨败,他们还把20万元用来赌球,再次获益。 2007年成都谢菲联客场挑战青岛海利丰,赛前谢菲联副总尤可为找到海利丰领队刘宏伟,让对方放球。随后谢菲联董事长许宏涛和海利丰的杜允琪见面,四人联手确定了海利丰输球,最终谢菲联2:0取胜。海利丰获得了30万元以及在谢菲联的基地免费冬训。

●方法:两队比赛前,其中一队确定要在比赛中输球,上至俱乐部老板、下至球员都会参与赌球,投注本队输球,尽管本队输掉了比赛,但他们却会通过赌球赚得巨大利益!

●实例:2009年,中甲联赛四川主场对阵青岛海利丰队的赛前,青岛海利丰的老板杜允琪就下注本队会输球,在被对手打成3:0的时候,已经可以确认杜允琪下注的6万元肯定会让他获益。但杜允琪并不甘心,他又继续下注,将之前获利的本金6万和赢得的彩金8万全部下注比赛会进第四个球。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杜允琪和杜斌联系,后者替补上场后将指令传达给队员。为了让老板赢钱,海利丰的队员先后三次将球吊向本队的大门。尽管三次吊射都没进,但此事还是引起极大震撼,杜允琪、杜斌也被专案组带走。2004年是中超派系和假球都很猖獗的年代。当年两支同一派系之间的球队在交手之前,已经确定有一支球队会输球。在比赛开始之前,要输球一方的球员甚至在休息室里公开打电话向地下庄家报盘,投注本队会输球。最终他们以大比分失利,3分没有了,但很多人却为这样的结果而高兴。